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数据资料库» 数据库

数据资料库

UIBE GVC 指标体系

 

 

一、 数据库简介

 

UIBE GVC Indicators是一个为满足学术研究需求而建立的公益免费性数据库,主要提供当前国际贸易中增加值贸易核算的结果以及有关全球价值链或国际生产分工的测算指数。目前,UIBE GVC Indicators主要有三类指数构成,即全球价值链生产分解(index1_Prod)、双边总贸易流的分解(index2_Trade)和全球价值链长度的分解(index3_Length)。UIBE GVC Indicators目前保存在亿方云FangCloud),浏览或下载请点击文中的UIBE GVC Indicators。(详细下载方法及备份的城通网盘地址见后面说明)

有关这三类指标的主要内容如下。三类指标的详细说明(定义或计算公式)请参见链接中的技术说明文档。

第一,全球价值链生产分解(index1_Prod)。包括两种分解:生产的前向分解(增加值/行业GDP的生产分解)和生产的后向分解(最终品生产分解)。

1)前向分解的具体指数有:行业增加值的分解(行业增加值=增加值用于纯国内生产部分+增加值用于传统最终品贸易生产部分+增加值用于简单、GVC生产部份+增加值用于复杂、VC生产部份)、前向关联核算的增加值出口、总出口中基于前向前向关联核算的国内增加值、以贸易增加值基准的RCA指数、前向GVC参与度(=前向简单GVC参与度+前向复杂GVC参与度)、行业增加值出口占其总增加值的份额;

2)后向分解的具体指标有:行业最终产品的分解(行业最终产品总值=最终品由纯国内生产部分价值+最终品由传统最终贸易生产部分价值+最终品由简单GVC生产部份价值+最终品由复杂GVC生产部份价值)、最终产品生产中所使用的国外增加值、最终产品生产中所使用的国内增加值、后向GVC参与度(=后向GVC简单参与度+后向GVC复杂参与度)、国内增加值占最终产品的份额、国外增加值占最终产品的份额。

第二,双边总贸易流的分解(index2_Trade)。通过投入产出技术把通常的贸易额按照增加值的来源国和来源行业进行分解,主要把贸易流分解为国内增加值、国内增加值以及国外增加值和纯重复计算等部分。这类指标首先是在双边部门层面或国家部门层面提供了双边贸易额的两种分解结果WWZ(WWZ,2013)和和Borin(Borin & Mancini,2019)。同时,也就国家间投入产出表以及分解的结果计算出一些当前国际贸易中一些常见的指数:双边贸易额(=双边最终产品贸易额+双边中间产品贸易额)、双边贸易差额、VAX(前向核算的双边增加值贸易)、双边贸易的VSVS1指标、以贸易增加值基准的双边贸易差额。有关WWZBorin两类分解结果请参见后面的介绍和说明。

第三,全球价值链长度的分解(index3_Length)。主要提供全球价值链或国际生产过程中有关生产长度、位置和跨境次数的测度指标。具体的指标包括:前向平均生产长度(=加权平均(前向纯国内价值链生产长度,前向传统贸易价值链生产长度,前向简单GVC生产长度,前向复杂GVC生产长度))、后向平均生产长度(=加权平均(后向纯国内价值链生产长度,后向传统贸易价值链生产长度,后向简单GVC生产长度,后向复杂GVC生产长度))、上游度指标、下游度指标、(基于APL的)生产位置指标、(基于TPL的)生产位置指标、GVC的生产位置指标、总生产长度指标。

 

二、 数据库构建的背景

 

随着中间品贸易的快速增长和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日益细化,全球经济进入了以生产过程分节化和中间品贸易为主要特征的全球价值链时代。近年来,继管理学层面以企业为对象的全球价值链研究之后,行业层面和国家层面的全球价值链研究得到了快速发展。其中,全球价值链核算(也称为增加值贸易核算)就是一个新兴热点研究领域,它推动了全球价值链的研究从以微观个案为基础的管理学层面迅速向基于经济学和统计学的定量及宏观分析层面扩展。

全球价值链核算研究的发展得益于近些年来一些世界多区域投入产出表的编制和公开发布。2013年公布的WIOD数据库(World Input-Output DatabaseTimmer et al, 2012),该数据库中的全球ICIO表(在WIOD数据库中称为WIOTsWorld Input-Output Tables )提供了1995-2011年间35个业的欧盟27个国家和世界13个主要经济体之间的中间品和最终品的贸易数据,这一数据库的建立强有力地促进了国际贸易领域的全球价值链的研究工作。此外,具有代表性的世界ICIO数据库还有OECDICIOEORAAsian Development BankICIO表。(更多的有关世界ICIO表的介绍请参见Taglioni and Winkler(2016)中的APPENDIX G。这些数据库在反映国家或地区数目、包括的产业部门数、时间跨度以及加工贸易等方面各具有不同的特征。)

在全球价值链核算领域,主要以Timmer et al. (2013, 2014)Koopman et al. (2014, AER)WWZ(2013, NBER Working Paper)WWYZ(2017a, 2017b, NBER Working Paper)的研究为代表,在经济理论和统计测算方法上相继取得重要突破,推动了宏观国家和行业层面的研究。Johnson & Noguera (2012)计算出各国增加值出口额及双边贸易差额, Koopman et al. (2014)对世界各国的总出口在SNA框架下进行了增加值分解,首次定义了出口分解中国内和国外增加值的重复计算部分。后续研究中,Borin & Mancini (2015)Los et al. (2016)Nagengast & Stehrer (2016)Wang Zhi et al.(2018)Johnson (2018)Miroudot & Ye (2018)Los & Timmer (2018)Borin & Mancini(2019)Miroudot & Ye(2020)分别从不同层面或不同角度对出口额的分解特别是重复计算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这些研究不仅为全球价值链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定量分析结果,丰富了原有的研究,为相关政策的分析和制定提供了依据,而且必将促进全球价值链其他方面的研究,为进一步深入的研究和扩展奠定了基础。同时,全球价值链核算工作基于经济学和统计学在行业和宏观层面得到不断扩展和深入,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贸易统计的不足之处,回答了传统的供应链及物流管理学科、GVC治理研究中所无法回答或不能完全回答问题。纵观全球价值链核算的研究成果可以发现,围绕增加值出口已经形成一套初步的核算体系、以及相应的反映行业竞争力和参与全球价值链程度等重要指标系列。

鉴于全球价值链核算工作的重要地位,特别是如果大家都使用世界ICIO表进行基本的增加值贸易核算时将会导致大量无必要的重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团队对全球价值链核算及其相关的指标进行了梳理,构建了一套UIBE GVC Indicators。这一指标体系主要是在王直教授带领下,以全球价值链核算方面具有代表性的研究为基础,尽量考虑到与国际贸易核算和国民经济核算的标准的统一,同时把已有研究构建的度量一国垂直分工参与度等诸多指标(包括VSVS1RCAVAX等)纳入指标体系当中,构建而形成的。其宗旨是为了促进全球价值链核算的研究,便于全球价值链核算成果在其他领域的运用,为更多的贸易理论研究、实证研究以及经济研究和政策研究提供便利。该指标体系主要是基于目前比较成熟的增加值贸易核算或分析方法,在原始的世界ICIO表的基础上加工而成的次级(派生)数据库。考虑到在同类研究中KWW(2014)WWZ(2013)WWYZ(2017a, 2017b)Borin & Mancini(2019) 研究更具有代表性、综合性和包容性,我们在构建UIBE GVC Indicators过程中主要采用这五篇论文中的核算方法。有关这五篇论文出处如下(链接中的工作论文为最新修改版):

Robert Koopman, Zhi Wang and Shang-Jin Wei, “Tracing Value-added and Double Counting in Gross Export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4(2): 459-494, 2014.

Zhi Wang, Shang-Jin Wei, and Kunfu Zhu, “Quantifying International Production Sharing at the Bilateral and Sector Levels”. NBER Working Paper 19677, 2013.

Zhi Wang, Shang-Jin Wei, Xinding Yu and Kunfu Zhu, “Characterizing Global Value Chains: Production Length and Upstreamness”, NBER Working Paper 23261, 2017a.

Zhi Wang, Shang-Jin Wei, Xinding Yu and Kunfu Zhu, “Measures of Participation in Global Value Chains and Global Business Cycles”, NBER Working Paper 23222, 2017b.

Borin, A. and M. Mancini, 2019, “Measuring What Matters in Global Value Chains and Value-Added Trade”,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no. WPS8804.( Background Paper for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2020)

 

三、 依赖的原始数据

 

构建UIBE GVC Indicators所使用的原始数据都是现有的国际上知名的世界ICIO表,这些世界ICIO表在所涵盖的国家或地区数目、产业部门数、时间跨度以及是否包含加工贸易等方面各具有不同的特征。原始的世界ICIO表的详细信息请参见相应的网站(WIODOECDICIOGTAPEora),在UIBE GVC Indicators中它们的行业和部门的主要特征如下(详细地区和部门分类请参见本文后面的指标体系结构介绍部分):

 

ICIO

国家或地区

部门

时间跨度

WIOD2013

40

35

1995-2011

WIOD2016

43

56

2000-2014

OECD-ICIO2017 a

64

34

1995-2014

GTAP-ICIO b

121

43

200420072011

ADB-MRIO2021Jan c

63

35

20002007-2019

Eroa(暂缓开通)

190

26

1990-2015

:a. 中国和墨西哥的数据在行业上区分了加工贸易和非加工贸易(或全球制造业和非全球制造业);

b. 该数据库由RIGVC UIBEGTAP数据库基础上采用Koopman et al(2014)同样的方法加工而成,其特点是农业部门较详细(6个农业部门);

c. ADB(Asia Development Bank)WIOD基础上增加了一些亚洲主要经济体,最新版ADB数据(ADB-MRIO2021)的最新年份已经更新到了2019年,国家和地区数增加到了63

 

有关每种ICIO表(原始数据库)的国家或地区数和行业分类不一样,详细请参见原始数据库的国家代码和产业部门分类解释。同时,在UIBE GVC Indicators中对应的文件夹(例如WIOD或者OECDICIO)中找到doc子文件夹,里面有国家代码和行业代码的说明文档。这些说明文档基本都是来自原始数据的网站,所以去原始数据的网页也可以找到国家代码和产业部门分类内容。需要说明的是,本数据库在对WIODADB数据库中国际运输成本进行处理时,在原数据库所列的地区之外,增补了一个虚拟的地区WLD来承担原始表中的国际运输成本(详见后面有关双边贸易额分解说明部分)。一般在分析时,可以忽略这个WLD地区。如果,想检验双边贸易分解结果是否正确的话,是需要在所有地区增加值之上加上这个WLD才能与双边贸易额相等。

 

四、 浏览及下载方法

 

UIBE GVC Indicators保存在亿方云FangCloud),网页浏览时点击文中的任何UIBE GVC Indicators字样(或者在浏览器地址栏中填入:https://v2.fangcloud.com/share/a26979974d538c7e5aeb24b55a?lang=en,再按回车键)即可调转到数据库页面。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也同样可以进入相应的页面。


在打开的页面中(如下图),首先看到的主要是UIBE GVC Indicators所依赖的不同的原始数据(世界ICIO表),在选择好你所需要的原始数据后,点击相应的文件夹即可进入具体的页面。在几个原始数据的文件夹之外,doc文件夹中保存着三类指标的详细说明文档(定义或计算公式),供使用数据库时参考。


如果想查看依赖WIOD2016所计算出的三类GVC指标,可点击上图中的WIOD2016文件夹。进入后,可以看到分别保存三类指标的三个文件夹。在点击其中的某个文件夹之后,就可以新的页面中显示出具体的指标或文件。图中的doc文件夹中保存着原始世界ICIO的国家或地区代码或产业部门代码的解释,供使用时参考。

下载数据时,选择好具体的指标文件点击下载(Download),然后保存的本地硬盘。为了方便下载,目前数据主要是csv格式,其大小都控制在100M以内,只有极少部分数据是R格式,而且这部分R格式数据也是csv格式数据的重复,可选择下载或不下载。如果拥有自己的亿方云账号,可以把选好的文件先保存到自己的亿方云账号,然后再使用亿方云的PC端同步到本地硬盘或批量下载。有关亿方云以及使用亿方云PC端下载及同步数据的方法请参见:https://www.fangcloud.com/?lang=en

目前,UIBE GVC Indicators只拥有非常有限的协助账户,仅供全球价值链研究院内部或合作单位使用,不再对外提供下载数据的外部协助账户。

作为备份或试用地址UIBE GVC Indicators还保存在城通网盘。同时,在城通网盘中还存有大文件的R格式数据,以方便部分数据库的使用者。UIBE GVC Indicators在城通网盘的试用地址:https://url11.ctfile.com/d/29573011-45273414-0c8326(访问密码:4217)。免费注册城通网盘账户,就可以使用PC的客户端下载大文件或大量文件。(城通网盘暂时只对国内使用者开放)

 

五、 UIBE GVC Indicators指标体系的版权及引用方法

 

UIBE GVC Indicators由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价值链研究院构建,拥有该数据库的全部版权。该数据库供全世界研究者免费下载和使用,但仅限研究用途,不得直接用于商业用途,形成的研究成果(包括但不限于论文、报告、著作等)均须注明数据来源。

下载地址:UIBE GVC Indicators © 2016, Research Institute for Global Value Chains,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nd Economics

引用方式为:RIGVC UIBE, 2016, UIBE GVC Indicators, http://rigvc.uibe.edu.cn/english/D_E/database_database/index.htm

 

六、 有关index2_Trade双边贸易额分解的说明

 

目前,在index2_Trade中双边贸易额分解有两类结果,供研究者依据自己研究问题的不同选择不同的分解结果。第一类是遵循WWZ公式(见NBER工作论文19677)对双边贸易额Esr进行增加值分解的结果(记为WWZ,见index2_Trade文件夹中的WWZ文件夹);第二类是遵循Borin的分解方法(具体为Borin & Mancini(2019)中的公式(10))对双边贸易额Esr进行增加值分解的结果(记为Borin,见index2_Trade文件夹中的Borin文件夹)。这两类分解结果的最大不同之处是对外国增加值中重复计算部分的定义标准不同。在WWZ公式或Koopman et al. (2014)模型中,国内增加值重复计算部分是指对出口国的边境而言跨境两次或两次以上,即对出口国GDP来讲是属于重复计算部分,而国外增加值重复计算部分则是相对国外的边境而言(不是出口国的边境)跨境两次或两次以上,即对外国增加值的来源国GDP而言是属于重复计算的。Borin & Mancini(2019)中的公式(10)对出口额进行增加值分解时,无论是国内增加值还是国外增加值,重复计算的增加值的定义都是以两次或两次以上跨出了出口国的国境为标准的。在UIBE GVC Indicators数据库中,我们只提供本文从Borin & Mancini(2019)中选取Source ApproachExporting-country perspective、具体选取公式(10)进行分解的结果,不提供依据Borin & Mancini(2019)中其他的出口额分解方法或其他重复计算标准所计算的结果。

Koopman et al. (2014) 对一个国家出口总额进行了增加值的分解,区分出其中所包含的多种情形下的国内增加值和国外增加值,更重要的是他们首次定义了由于中间品多次跨境所导致的被重复计算的增加值。WWZ公式作为起后续研究,将这一方法由国家层面扩展到了双边和部门层面。在对双边贸易额分解的结果中保留了全球价值链背景下国内外增加值几种复杂的贸易情形。WWZ公式是在SNA框架下进行出口的增加值分解,其分解结果可以将贸易核算与国民收入核算的标准统一起来,利用其分解结果可以得到与先行研究所提出的一些指标(比如Hummels et al.(2001, JIE)VSVS1Johnson & Noguera (2012)VAX)相一致的结果。Borin & Mancini(2019)中公式(10)将国内外增加值是否重复计算的标准都定义在是否两次或两次以上跨出了出口国的国境,这样的结果有助于分析一个国家参与全球价值链时与其他国家或行业的分工合作。

在实际提供WWZ的分解结果时,我们把16项分解结果合并为了8项(详见UIBE GVC Indicators的技术说明文档)。提供Borin的分解结果时,双边贸易额被分解为4项:国内增加值DVAinEsr、重复计算的国内增加值DDCinEsr、国外增加值FVAinEsr和重复计算的国外增加值FDCinEsr

为了便于使用者利用WWZBorin的分解结果,我们提供结果时保留了三个维度:出口国和行业、出口目的地国、出口中所含的增加值来源国(本国或外国)和行业的信息(这与原来三个维度GNxGNxG形式的分解结果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在csv格式数据结果中三个维度的摆放位置不同)。使用这样多维度的分解结果既可以进行后方关联角度的分析,也可以从前方关联的角度对双边贸易额进行分析。这样,分解结果只有按照出口国(和行业)及目的地国进行汇总,即在去掉增加值来源国(本国或外国)和行业的信息后,各项分解结果之和与双边额Esr相等。

在保存数据结果时,三个维度的信息(出口国和行业、出口目的地国、增加值来源国和行业)以及年份的信息是按照下图的方式处理。首先,年份和双边贸易额的分解项(WWZ8项、Borin4项)表示在文件名中;其次,出口国(地区)和部门以及目的地国作为行名(比如:BRA.c5.AUT代表BRA出口的产品c5,目的地国或地区为AUT);最后,增加值的来源国和行业作为列名(如果是本国增加值时只标记部门代码)。需要注意的是,在一个文件中列名只标注一个增加值的来源国货地区,其余的来源国或地区分别保存在不同文件中。即,不同的增加值来源地的结果分散保存在不同的文件里。为了方便处理分散开的(数据)文件,在文件名的最后也标记上增加值的来源国或地区的代码以及该地区在原始数据中排列的序号。


在本次更新中,我们只是针对2013年版WIOD2016年版WIOD以及2021(Jan)版的ADB MRIO数据库,并没有更新2018年版OECDICIO数据以及GTAPICIO数据(这两部分数据中双边贸易的分解只有WWZ的结果,其格式依旧是原来的GNxGNxG的形式,具体说明文件保存在其中子文件夹doc中)。

最后,说明一下本数据库对WIODADB数据库中对国际运输成本的处理方法。在对出口额进行增加值分解时,无论是使用WWZ公式还是Borin公式,国家间投入产出表中的国际运输成本的处理方法的不同会对分解结果的准确性产生影响。在本数据库中,为了使得分析结果更为严密,并没有简单地把国际运输成本归类到增加值,而是在原始数据中增补了一个虚拟的地区(WLD)来承担国际运输服务,同时假定其提供的国际运输服务无中间投入,其产出全部是增加值。经过对原数据中没给出归属的国际运输成本所做的这一特殊处理,在对某国出口额分解的结果中多包含了一项——虚拟地区(WLD)的增加值,也就是国际运输成本。如果简单地把国际运输成本归类到增加值的话,则会使得分解出的国内或国外增加值中混入了国际运输成本,分解结果出现了偏差。本文通过增补虚拟的地区WLD来处理国际运输成本,不仅最大程度保留了原始数据的准确性,也很容易保证分解结果具有可检验性。在一般的分析中,可以忽略这个WLD地区。

 

七、 计算UIBE GVC IndicatorsR程序代码

 

为了便于掌握和使用UIBE GVC Indicators,我们还提供了一个56部门的R代码计算例子,以此展示各类指数的计算方法和过程。所提供的R代码与实际的数据操作完全一样。换成实际数据后,只需要适当修改01.0.ReadingData.r中前面数据读入和初步处理部分即可。在UIBE GVC Indicators主目录中,可以找到GVCin5R6S.zip压缩文件,即为56部门例子及相关的R代码。

操作时,先执行01.0.ReadingData.r产生一些中间结果(ABLEsr...,见inc文件夹),这些中间结果计算好后,后面计算各种指数的R程序直接调用即可。然后执行后续的一些R代码程序及可以计算出GVC Index。(执行每个R代码程序前,依据所用编辑器的不同可能先需要写入一行R代码来设定工作路径,比如:setwd( "d:/GVCin5R6S" )

同时,由于在处理实际的国家间投入产出表时往往需要对原始数据进行一些预处理才能使用上面56部门例子所提供的R代码计算指标,所以我们在UIBE GVC Indicators主目录中也提供了处理2013WIOD数据库的原始数据以及响应处理数据和计算各类指标的全部代码(见压缩文件WIOD2013.zip),供大家了解我们对国际运输成本的处理方法以及我们对原始数据(2013年版WIOD)的各种平衡关系的检验和数据调整的具体过程。

 

八、 今后数据库的改进和完善

 

UIBE GVC Indicators目前主要是为满足学术研究的需求,在上述原始数据的基础上计算加工出一些与GVC或国际贸易研究相关密切相关的指标(结果)。两版GVC报告和GVC培训班基本用的都是该数据库指标。同时,除了GVC的研究者使用数据库外,国内机构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商务部、发改委、财政部等部委和国际机构如世行、WTOUNEPBrookings和麦肯锡等政策研究者均使用了该数据库指标数据。

欢迎大家在使用过程中,把使用中遇到的问题或好的建议寄给我们,以便于我们完善和改进数据库。有关UIBE GVC Indicators使用中问题和相关建议请与全球价值链研究院联系。发邮件时,请同时列上以下三个信箱地址。

联系人:王直(E-Mailzwang36@gmu.edu

王飞(E-Mail01535@uibe.edu.cn

陈全润(E-Mailqchen@uibe.edu.cn

目前,UIBE GVC Indicators作为一个供研究者使用的纯学术性和研究性的数据库,提供了有关GVC指标的详细计算结果,为研究者保留了最大的应用上的可用性。但在实际应用中还得需要加工整理不能直接拿结果来应用,这对具体应用者或政策制定者可能会不方便。作为今后一个完善的方向,在保留现有的纯学术性和研究性的数据库的前提下,在近期会提供一套以贸易领域为中心的可以直接使用的实用性较强和政策性应用较强的数据库,方便具体的应用者和政策制定者。

 

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将来可以考虑提供数据拷贝服务和深度的数据加工服务。数据拷贝不但包含三类指标,同时包含原始数据(部分涉及版权原始数据除外)、计算的中间结果以及全部的R代码。这样,不仅可以节省下载数据所花费的时间,同时更要的是为分析和研究提供了诸多的便利,可以为使用国际知名的ICIO表进行深入的全球价值链研究以及其他领域的应用研究节省大量的计算时间和成本。数据加工的服务将依据使用者的需求,对详细的GVC指标计算进行加工整理,以便更好地实现或达到预期的研究目的。

 

九、 更新记录

 

4.0 Sept 2021, 主要更新内容:1.ADB到2019年数据;2.增加了Borin的双边贸易分解结果。相对原来WWZ分解方法或结果,主要是FDC的定义不同;3.WIOD等数据库中的运输成本重新进行处理,单独列出不在计入增加值,以确保分解结果的准确性,等等。

(OECDICIO和GTAPICIO两部分暂时不在此次更新之列,数据格式等保持原有式样)

3.1 Aug 1,2019,使用亿方云保存数据。

3.0 April 29,2018, 主要对指标体系的分类进行了调整,把原来的五类指标合并为三类;同时,采取分割文件方法来解决大文件(主要是双边贸易额GNxGNxG形式的分解结果)的上传和下载的困难;与WTO合作租用Amazon云的方式解决国外使用者下载数据的困难;在Aliyun之外增加了UIBE GVC Index的百度网盘存储,以便国内使用者的访问和下载。

2.1 Mar 24, 2017, 增补两篇NBER工作论文的链接,论文详细解释了本数据库一些指标的含义和计算公式。

2.0 Jan 15, 2017,根据WIOD2016对2007年数据库的替换,重新计算了WIOD2016对应的所有指标。

1.1 Dec 26,2016,正式全面对外公开使用。

1.0 Sep 20,2016,局部公开使用。

 

部分指标的应用展示

(on working)

 

十、 参考文献

Baldwin, Richard & Javier Lopez-Gonzalez, 2013. "Supply-Chain Trade: A Portrait of Global Patterns and Several Testable Hypotheses," NBER Working Papers 18957,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Inc.

Belotti, F., A. Borin and M. Mancini, 2020,Icio Economic Analysis with Inter-Country Input-Output Tables in Stata.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No.WPS9156.

Borin, A. and M. Mancini, 2015, “Follow the value added: bilateral gross export accounting”, Economic Working Papers No. 1026, Bank of Italy.

Borin, A. and M. Mancini, 2019, “Measuring What Matters in Global Value Chains and Value-Added Trade”,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No. WPS8804.( Background Paper for World Development Report 2020).

Daria Taglioni and Deborah Winkler(ed)(2016), Making Global Value Chains work for Development, World Bank, Washington DC. http://www.nber.org/papers/w23261.

Hummels, D., Ishii, J., and Yi, K-M. (2001). “The Nature and Growth of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in World Trad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54(1), 75-96.

Johnson, Robert C., & Noguera, G., 2012, “Accounting for intermediates:production sharing and trade in value added”,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86(2), 224-236.

Johnson, Robert, and Guillermo Noguera. 2012. “Accounting for Intermediates: Production Sharing and Trade in Value-added,”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86: 224–236.

Johnson,Robert C, 2018, “Measuring Global Value Chains”, Annual Review of Economics.10:2017-36.

Koopman, R., Z. Wang, and S.J. Wei (2014) “Tracing Value-added and Double Counting in Gross Export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4(2): 1–37. or NBER wp18579(2012).

Los B., Timmer M.P. De Vries, G.J. 2014, How Global are Global Value Chains? A New Approach to Measure International Fragmentation. Journal of Regional Science.

Los Bart, Erik Dietzenbacher, Robert Stehrer, Marcel Timmer and Gaaitzen de Vries (2012), Trade Performance in Internationally Fragmented Production Networks: Concepts and Measures, WIOD Working Paper No.11, May 2012

Los, B. and M.P. Timmer, 2018, “Measuring Bilateral Exports of Value Added: A Unified Framework”, NBER Working Paper, w24896.

Los, B., M. P. Timmer, and G. J. de Vries (2016): “Tracing Value-Added and Double Counting in Gross Exports: Comment,”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6, 1958–1966.

Mattoo, Aaditya, Zhi Wang and Shangjin Wei,Trade in Value-Added — Developing New Measures of Cross Border Trade, co-edited with CEPR/World Bank, April 2013. http://documents.worldbank.org/curated/en/2013/01/18821638/trade-value-added-developing-new-measures-cross-border-trade

Miroudot, S., and M. Ye, 2018, “A simple and accurate method to calculate domestic and foreign value-added in gross exports”, MPRA Paper 89907, University Library of Munich, Germany.

Miroudot, S., and M. Ye, 2020, “Decomposing value added in gross exports”, Economic Systems Research, Volume 33, 2021 - Issue 1, Pages 67-87.

Nagengast, A.J. and R. Stehrer, 2016,Collateral imbalances in intra-European trade? Accounting for the dierences between gross and value-added trade balances” The World Economy.

Robert Stehrer (2012), Trade in Value Added and the Value Added in Trade, WIOD Working Paper No. 8, April 2012.

Robert Stehrer, Neil Foster, Gaaitzen de Vries (2012), Value Added and Factors in Trade: A Comprehensive Approach, WIOD Working Paper No.7, April 2012

Timmer, M.P. , B. Los, R. Stehrer and G.J. de Vries, 2013, "Fragmentation, Incomes and Jobs: An Analysis of European Competitiveness" Economic Policy, 28, 613-661.

Timmer, M.P., Erumban, A.A., Los, B., Stehrer, R., De Vries, G.J. 2014. Slicing Up Global Value Chain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8(2): 99-118.

Timmer, Marcel P.(ed), 2012, "The World Input-Output Database (WIOD): Contents, Sources and Methods", WIOD Working Paper Number 10, downloadable at http://www.wiod.org/publications/papers/wiod10.pdf.

Timmer, Marcel P., A. A. Erumban, J. Francois, A. Genty, R. Gouma, B. Los, F. Neuwahl, O. Pindyuk, J. Pöeschl, J. M. Rueda-Cantuche, R. Stehrer, G. Streicher, U. Temurshoev, A. Villanueva, and G. J. d. Vries (2012). The World Input-Output Database (WIOD): Contents, sources and methods. WIOD Background document available at www.wiod.org.

Timmer, Marcel P., Bart Los, Robert Stehrer, Gaaitzen de Vries (2012), Fragmentation, Incomes and Jobs. An analysis of European competitiveness, WIOD Working Paper No.9, November 2012.

Wang, Z., S. Wei and K. Zhu, 2018, “Quantifying International Production Sharing at the Bilateral and Sector Levels”, NBER Working Paper, No. 19677.

Zhi Wang, Shang-Jin Wei, Kunfu Zhu, 2013. Quantifying International Production Sharing At The Bilateral And Sector Level. NBER Working Paper 19677, http://www.nber.org/papers/w19677.

Zhi Wang, Shang-Jin Wei, Xinding Yu and Kunfu Zhu. (2017a). Characterizing Global Value Chains: Production Length and Upstreamness. NBER Working Paper 23261.

Zhi Wang, Shang-Jin Wei, Xinding Yu and Kunfu Zhu. (2017b). Measures of Participation in Global Value Chains and Global Business Cycles. NBER Working Paper 23222. http://www.nber.org/papers/w23222.